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心理咨询师培训 婚姻咨询 咨询须知 心理咨询 亲子教育 强迫症 服务案例 文章荟萃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更多>>网站公告
青岛.伴侣关系治疗工作坊---约翰..
东华心理百日塑心网络成长课(第..
体验式沙龙:情绪,通向自足完满..
东华心理读书成长小组招募..
东华心理2017“生活那些事儿”系..
东华心理成龙父母训练营..
赵君精神分析基础培训班..
 
心理咨询师培训
婚姻咨询
  婚前辅导
  新婚磨合
  夫妻沟通
  婚姻危机干预
  婆媳关系
  复婚帮助
  分离第三者
咨询须知
心理咨询
  焦虑症
  抑郁症
  强迫症
  失眠
  老年心理
  心理减压
  心理课堂
  东华心理格言
  青少年心理
亲子教育
  学龄前
  早恋
  考前减压
  厌学
  早教
  亲子关系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服务案例
详细信息  
我接受了人工受精(二)
作者:  来源:心理月刊  发布日期:2013-01-10  点击数:1706
  “既然爱情是靠不住的,那孩子总该靠得住吧?”

  “不知道为什么,年龄越大,越爱待在家里,孤独感也越强。我对于爱情已经没有了安全感, 可能只有自己的孩子才能让我觉得有一个精神依托吧。”

  刘枫,31岁,外企中层,有着不错的家世和外型。他是个同性恋者,“这些年我身边的男朋友来来去去,每次我都希望长久,可是每次都失败收尾。现在正常男女谈恋爱,都分分合合,更何况‘同志之恋’了。”

  27岁时,谈了4年的男友离他而去,让他对于爱情的安全感降到了最低。母亲说,你至少得有个孩子啊。否则我们老两口走了,你要孤独终老吗?——这话触动了他。既然爱情靠不住,那孩子该靠得住吧?他托朋友帮着打探愿意通过人工授精来为他生孩子的女性。他可以为此支付20万元人民币。他甚至还试探过女性好友:“那么多卵子都浪费了,不如捐给我一个吧。我再去找个代孕妈妈。”

  如此折腾和等待了一年,没有结果。30岁时,感情再度受挫的他心情到了冰点。“只有孩子是完全属于我的。”他对自己说。2009年底,刘枫与一个女同性恋者开始了“交往”。对感情缺乏安全感的两个人不谋而合:都想拥有自己的孩子。

  与“女友”去医院具体咨询人工授精事宜,方才知晓,在中国,做人工授精首先必须有两证,结婚证和准生证;夫妻双方还必须接受检查,确实有生理问题,才能实施人工授精。现在刘枫筹划着结婚,“结了婚再去试试,有了孩子,再离婚。”也许有一天,技术可以一偿刘枫拥有自己孩子的心愿。可是,孩子真的能填补刘枫缺失的安全感吗?

  英国女孩Isabelle与中国女孩刘丹在英国注册结婚后,来到中国生活。有中国男性友人自愿提供精子,Isabelle在家自己动手完成了“人工授精”。

  Isabelle 对“自助人工授精”的过程轻描淡写:“他把精子射在一个用开水消过毒的杯子里,我用没有针头的针管把它们注入体内。”历经5个月、4次失败之后,Isabelle怀孕,生下一个男孩,现今快两岁了。

  做了母亲的Isabelle,却被更大的忧虑包围。“我很担心孩子会受到不公正的眼光和对待。”更让Isabelle难过的是孩子的父亲。“孩子的爸爸以前还来看他,后来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她无法接受这件事,他就再也不来了。”

  Isabelle知道父爱对孩子的成长来说有多么重要。这是她目前仍在努力、却又无力解决的难题。

  “释放了母爱这枚定时炸弹的能量”

  “20多岁的时候我曾扬言要当丁克,对小孩毫无兴趣。30岁的时候走在街上,看到大肚子就羡慕,再丑的小孩看着也觉得可爱。如果人类能单性繁殖,估计我也就繁殖了。”渴望要孩子不是因为寂寞,只是母爱像一颗定时炸弹,当吴迪30岁时,在她的身体里不由分说地爆炸了。

  吴迪32岁结婚,就在她准备好做母亲时,她突然发现,不孕不育似乎无孔不入,身边的亲友和自己都没能幸免。辗转于各大医院,碰了众多医生的冷脸。一年后,吴迪转到上海九院的人工辅殖科,在那里遇到最有感染力的医生:“只要你们还有健康的精子卵子,就一定能怀孕!”

  这期间的痛苦不能用语言形容。“譬如,为了保胎我总共打了72针,每天一针,打得屁股都硬了不过我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很多都不记得了。”煎熬归煎熬,在医生的鼓励下,第一次人工授精后,吴迪就成功受孕。36岁生下了一对儿女,吴迪知道自己是很幸运的那个。

  世界上有两样东西让人犯罪:性和毒品。这两样东西对人的感官刺激,都能让人飘飘欲仙。而对吴迪来说,它们都比不上怀孕生产的刺激,“女人不生孩子不能体会人原来也是哺乳动物!这是上帝送给女人最好的礼物。当胎儿第一次动的时候,那种感受真是无与伦比。”

  如今,每天早上,两个小人儿敲开夫妻俩的房门,蹿到床上爸爸妈妈中间,4个人躺在一起嘻嘻哈哈——这是吴迪最幸福的时刻。

  作为母亲,也作为一名心理咨询师,吴迪有了自己的一套观念,“我只是我生的孩子的养母,他们是上帝之子,上帝经过仔细的甄别,挑中了我,认为我值得信任和托付,借我的身体生下了他们。他们是独立的个体,我的责任是爱他们,监护他们到18岁,帮助他们离开我,走他们自己的路。”

  吴迪的好心态,赢来了生殖技术带给她的最好的礼物——释放了母爱这枚定时炸弹中的能量,借着母爱,完成了自我的转型。

  为什么我们要一个自己的孩子?

  为什么如此痛苦,历经波折,还是要一个自己的孩子?我们就这个话题采访了心理专家贾晓明、李晋伟等,他们的答案是——

  ■ 基因扩散的需要,开枝散叶才足以证明基因的强大;
  ■ 对死亡恐惧的克服,个体的生命仿佛可以通过下一代来延续;
  ■ 女性身份的完整,社会赋予母亲这个角色的地位远远高于妻子和女儿;
  ■ 生存安全感的弥补,又传统又现实的养儿防老观念便是来自安全感的缺失

  无论是哪一个,这些答案的终极指向似乎都是——我们想通过生育和孩子让自己的生命更强大和更完整。这正是那些无论经历多少梦魇都要挣扎在生育边缘的人们的源动力。

  

 
 
关于我们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 青岛婚姻网: 广告营销 商务合作
青岛心理咨询|青岛婚姻咨询|青岛东华心理咨询中心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鲁ICP备12015260号-1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李老师